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中国人造肉企业宁波素莲食品

admin 2019-5-18 09:27 169人围观 人造肉企业

你可能想不到,中国其实也有人造肉公司,而且已经近十年了。宁波市素莲食品有限公司于2010年12月07日在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鄞州分局登记成立。法定代表人张信良,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食品生产;水果、日用品、文具用品、工艺品的批发等。

 素干肠 非转基因 常温保存 专利产品 180g,售价非常便宜,只有10元左右。

东南财金的一篇报道:

宁波素莲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信良最近被问到最多的问题,不但一些外行看客在疑惑,连一些长期扎根食品行业、保健品行业的同行都忍不住偷偷来打听。

“现在国外噱头打得很响的‘人造肉’,说白了就是植物蛋白肉,在国内很早就有了。”已经低调从事了近十年产品研发的张信良,对于人造肉的“一夜爆红”有点意外。

据了解,现在大众对于人造肉的划分主要有两种:一是利用动物干细胞,在实验室培养皿中增殖培育出来的;另一种则是基于植物蛋白、氨基酸等制造的“素肉”。前者的造价高昂,还不具备投入商业化生产的条件,后者就是张信良说的植物蛋白肉。

张信良补充道,虽然都是植物蛋白肉,但是现在所说的人造肉并不能等同于素鸡或者“仿荤肉”。

传统植物蛋白素肉主要以豆粉、豆粕、大豆蛋白、小麦蛋白等为原料,中国人餐桌上常有的素鸡、寺庙及素食餐馆的“仿荤肉”就是其产物,这类人造肉的口感与真实肉感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;而新型植物蛋白素肉的创新点就在于,通过原料选择和加工工业的改进,其口感、气味跟动物源的肉类制品相差无几。

以素莲食品为例,在采访中,张信良多次强调,目前素莲研发生产的大豆素肉产品的原料不是大豆,也不是大豆蛋白,而是大豆组织蛋白。

“我们的人造肉产品以大豆组织蛋白为主要原料,从大豆中提取的大豆分离蛋白经过高温、高压,膨化、挤压制成大豆组织蛋白,这种原料做成的产品相较于以前的素鸡肉质纤维感更强。”

除了原料之外,膨化挤压的技术发展也是现在的人造肉区别于素鸡等产品的关键。

据张信良介绍,这几年,素莲的挤压工艺已经从单螺旋挤压升级为双螺旋挤压,其中就涉及温度、螺杆旋转速度、下料速度、加水量等考量,这些技术的试验升级都会给产品最终呈现效果带来明显的变化。

“传统豆制品是‘丫鬟’,我们做的豆制品是‘小姐’。”张信良用一种颇为趣味的比喻总结道。

记者从宁波素莲带回了几包 “牛肉干”和“牛肉粒”与同事分享。从形态和手感,这些“人造肉”几乎可以乱真,需要稍用点力才能撕扯开,并且内部呈现出明显的纤维状。但品尝后,多数人觉得,味道不错,但在回味后仍感觉与真的牛肉干有差异,只有个别同事认为,其口感已经与真肉相差无几。

据张信良介绍,豌豆蛋白相较于大豆蛋白有三个优势,无豆腥、无过敏源、“肉质”感比较好,但与此同时,也成为其产品售价过高的关键因素。2016年,同为制作植物性肉类替代品的公司Impossible Foods推出的素肉汉堡售价就高达 12 美元。

在许多人士看来,其高昂的定价与火爆的市场有一定的文化引导。一方面,西方国家有大批崇尚“素食主义”的拥趸。另一方面,人们对动物肉制品安全的担忧,也让“人造肉”有了一定的市场。

“目前人造肉市场还面临两个矛盾,一是消费者对健康追求高,而产品预期价格低;另一方面则是人造肉产品售价高,而企业生产成本一时难以下降。”张信良说。

素莲的工厂座落在鄞州首南街道同谷路上一个较为偏僻的角落。记者根据导航好不容易才绕到一片标准厂房前。在厂门口一块水泥墩上,看到一方小小的标志着“宁波素莲食品有限公司”的门牌。从门口向厂区望去,只能看到一条比较狭窄的过道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肉味。

外人很难想到,这个十年来门面、场地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的小工厂,最近却频频引来一些投资机构,甚至是上市公司的调研。

2009年,在深圳从事保健品销售的张信良回到了家乡宁波,把目标聚焦在了有关“健康”的创业项目上,这就有了做素食的主意。


据他回忆 ,当时国内市场并没有一个统一的产品标准,每台加工机器都需要按照实际需求进行定制,没有一个参照物可循。


“这十年,我们做的全部工作就是给自己的产品打上‘DNA’。”张信良说。

在张信良看来,从早前的素食产品到现在的人造肉,制造中最关键的一环是原料,有了原料之后还要考量调味技术等等环节。每一项都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去比对试验。因此,张信良在向他人介绍素莲时,总是会明确地把定位放在研发企业,而非生产。


“人造肉作为一个刚兴起不久的细分市场,对于很多企业来说,需要打通的壁垒还有很多。有些上市公司可能一个月可以生产2000余吨的大豆组织蛋白,但是他们在现阶段还无法打通人造肉‘拉丝’等技术。而我们可以集材料生产、深加工、产品嫁接等环节为一体,这就是我们的优势。”

据张信良介绍,在过去10年里,素莲研发了100余种人造肉产品。而这些产品,没有一样大规模地铺开销售渠道,几乎所有产品都是在市场上销售一两年以后,就被素莲主动切断了市场渠道,回收进了产品储备库。


“用时间换空间是我们的核心战略,我们不做市场推广,我们只需要知道自己的产品好不好,能不能被市场接受。只要技术过关了,风口一到,批量生产只是时间的问题。”张信良信心满满。


资本的嗅觉是最灵敏的。早在2013年,就有一些投资方找到素莲,希望能参与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工作,但是当时张信良考虑到素莲的技术基础与产品储备,搁置了融资方案。直到最近,素莲才正式开启了与资本的合作——一家基金与素莲将在安徽合作办厂,主营冻品生产。

按照协议,该项目共计投资5亿元,一期为3亿元,帮助素莲实现量产。投产后,预计年产值可达4亿元。

在张信良的规划中,素莲在经历了材料深加工、技术重组后,将致力于推动人造肉产品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,而非被“素食”标签化。

东南财金,文字:史旻 编辑:诸新民 美编:周驰